追蹤
TNR對牠們有幫助嗎?
關於部落格
探討真實、放置一些佛法的文章
  • 197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佛典故事選輯 布 施 ─賣身設會供養,現世獲得福報

 《雜寶藏經》卷3
昔有一人,名罽夷羅,夫婦二人,貧窮理極,傭賃自活。見他長者悉往寺中,作大施會。來歸家中,共婦止宿,頭枕婦臂,自思惟言:「由我前身不作福故,今日貧窮。如彼長者,先身作福,今亦作福。我今無福,將來之世,唯轉苦劇!」作是念已,涕泣不樂,泪墮婦臂。

婦問夫言:「何以落泪?」答言:「見他修福常得快樂,自鄙貧賤,無以修福,是以落泪。」婦言:「落泪何益?可以我身賣與他人取財作福。」夫言:「若當相賣,我身如何得自存活?」婦言:「若恐不活不見出者,我今與君俱共自賣,而修功德。」

於是夫婦,便共相將。至一富家,而語之言:「今我夫婦,以此賤身,請貿金錢。」主人問言:「欲得幾錢?」答言:「欲得十金錢。」主人言:「今與汝錢,却後七日,不得償我,以汝夫婦,即爲奴婢。」言契以定,賫錢往詣。至彼塔寺,施設作會。夫婦二人,自共搗米,相勸勵言:「今日我等得自出力而造福業,後屬他家,豈從意也!」於是晝夜,懃辦會具。

到六日頭,垂欲作會。值彼國主亦欲作會,來共諍日。
衆僧皆言:「以受窮者。」終不得移。國主聞已,作是言曰:「彼何小人?敢能與我共諍會日!」即遣人語罽羅:「汝避我日!」罽羅答言:「實不相避!」如是三反,執辭如初。 王怪所以,自至僧坊,語彼人言:「汝今何以!不後日作,共我諍日?」答言:「唯一日自在,後屬他家,不復得作!」王即問言:「何以不得?」自賣者言:「自惟先身不作福業,今日窮苦。今若不作,恐後轉苦。感念此事,唯自賣身,以貿金錢,用作功德,欲斷此苦。至七日後,無財償他,即作奴婢。今以六日,明日便滿。以是之故,分死諍日!」

王聞是語,深生憐湣,歎未曾有:「汝真解悟貧窮之苦,能以不堅之身,易於堅身;不堅之財,易於堅財;不堅之命,易於堅命。」即聽設會。王以己身幷及夫人衣服瓔珞,脫與罽羅夫婦,割十聚落,與作福封。

夫能至心,修福德者,現得華報,猶尚如是。况其將來,獲果報也!
由此觀之,一切世人,欲得免苦,當勤修福,何足縱情懈怠放逸!】


白話解釋如下:
從前有一個人,叫做罽夷羅,家裡只有夫婦兩個人,非常的貧窮,靠著幫傭來維持生活。罽夷羅看見其他的長者都能前往寺院裡,作大布施法會,非常羡慕。他回到家裡,晚上睡覺的時候,頭枕在太太的臂膀上,心想:「因爲我前世沒有修福,落得今世貧苦,哪裡像那些長者,前世修集福德,這一世又再修福,功德更勝過從前。我今生如果還是沒有修福,來世也只有更苦了!」這麽想了之後,心裡愁苦,不禁低聲抽泣起來,泪水滴落到太太手臂上,把太太驚醒了!

太太問他:「好端端的,你怎麽傷心落泪呢?」罽夷羅回答:「我看到別人因爲修福,常常得到快樂。覺得自己真是丟臉,又貧窮又卑賤,連修集福德資糧的能力都沒有,所以才傷心落泪啊!」太太說:「難過落泪有什麽用?你可以把我賣給別人,用這個錢來做福德。」罽夷羅說:「我們夫妻相依爲命,如果把你給賣了,我自己又怎麽生活下去呢?」太太說:「如果你擔心自己沒辦法生活,不願意把我賣出去的話,我與你一起把自己賣了,用這個賣身錢來做功德!」

於是夫妻二人,就一起去找可以賣身的地方。到了一個富人家裡,對管事的人說:「我們夫婦,想要用這個貧賤的身體做抵押,借一些錢!」主人聽到這件事,出來問他們:「你們想要借多少錢呢?」他們說:「我們想要借十個金幣。」主人說:「我現在把錢借給你們,七天以後,如果不能還我錢,那你們夫婦就要賣身做我的奴婢!」彼此說定,寫下契約。罽夷羅夫婦就帶著借來的錢去寺院裡,預約了布施作法會的時間。

他們夫婦二人,自己準備法會的供養物,一起搗米,幷且互相鼓勵說:「今天我們有這個機會,可以用自己的力量來造福業,以後成了別人的奴婢,哪裡能由得我們呢?要好好努力啊!」於是不分晝夜,殷勤的準備法會所需要的東西。

到了第六天,眼看法會的日子就要到了。正好那個國家的國王也想作法會,選上罽夷羅夫婦同一天的日子。寺院裡的僧衆對國王的使者說:「真是不巧啊!有一對貧窮的夫婦在六天前就登記了這一天,我們也已經接受了,不好再接受國王的登記!」也沒有更改罽夷羅約定的時間。國王聽了這件事,心裡不高興,說:「是什麽樣的小人物,竟敢和我一國之君來爭法會的日子!」就派人去對罽夷羅說:「你應當要避開我們國王所選的這個日子!」罽夷羅說:「我實在是有難言的苦衷,沒有辦法換其他的日子,來避開我王所選的時間啊!」使者往返三次,罽夷羅都是一樣的說法。

國王覺得很奇怪,這世上還真有這麽堅持不怕死的人!就親自到那所寺院,對罽夷羅說:「你這個人怎麽這麽大的膽子!法會的日子爲什麽不往後延?非要和我來爭同一天呢?」罽夷羅回答說:「王啊!小民這個身體只剩明天一天是可以自在作主的,過了明天,小民就是別人家的奴僕,再也沒有機緣來作法會了!」國王問:「怎麽不能呢?」罽夷羅說:「小民曾經思惟,因爲前世沒有積什麽福德,所以這一世會這麽窮苦。這一
世如果再不修福德,恐怕以後世會變得更苦!想到這種因果,非常感慨,只有以自己身體作抵押,借錢來作法會,希望以法會的功德,斷除累世貧苦的業報!當初借錢訂了契約,過了七天,如果沒有辦法還,我們夫婦就要做那一家人的奴婢。今天已經是第六天,到了明天就是第七天要還錢的日子了!因爲這個緣故,所以小民自知忤逆了大王,難免死罪,還是要與大王爭同一天來作法會啊!」

國王聽了罽夷羅的話,從心裡深深的憐湣,感歎著未曾見過這麽堅定虔誠的人,於是說:「你才是真正解悟『貧窮之苦』的人!知道要累積福德資糧,把這一世不堅固的、無常的色身,轉易爲堅固的金剛法身;把不堅固的財物轉易爲堅固的法財;把不堅固的、多舛的命運轉易爲堅固的、有福報的慧命!」也就不再與罽夷羅爭日子,讓他可以安心的作法會。國王幷且把自己和王后身上的名貴衣服和珠寶脫下來,賜給罽夷羅夫
婦,又劃了十個村落,封給罽夷羅。

罽夷羅夫婦能够以至誠心來修集福德,現前得到的華報,已經是這麽殊勝,更不要說未來世的果報了!

由此可以知道,布施的因果是確實存在的!世上的一切人,想要免除現世及未來世的各種苦受,就應當努力懇切的修集福德資糧,哪裡可以縱情懈怠,自我放逸呢?


 ~《正覺電子報》 第 9 期 p53~p54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