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TNR對牠們有幫助嗎?
關於部落格
探討真實、放置一些佛法的文章
  • 197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《霧峰無霧 ──給哥哥的一封信》 作者自序

作者自序
 
  由於對佛法的喜愛,我的一生拜過許多師父,其中如證法師對我關愛有加,特地買了一套《妙雲集》送我,叫我努力拜讀,將來於佛法就能通達。他對我的期望是很高的,但我卻覺得自己很笨,《妙雲集》一直都讀不懂,裏面每一本書我都只翻了前面幾頁,因為看不懂,所以不想閱讀,因此幾十年來整套書都還很新。等到來正覺同修會的時候,聽說有人要《妙雲集》,我迫不及待地把整套書都奉上;把它送走後心中覺得很輕鬆,感覺非常愉快;畢竟讀不懂,也不想讀的東西,留著無用。沒想到快樂沒多久,聽說要破邪顯正救護學人,我得要去研究《妙雲集》到底有沒有錯?錯在哪裡?這就好像你最不喜歡吃的東西,偏偏要你把它吃完一般;最不想讀的書,想不到最後還是要讀,於是硬著頭皮努力讀它;由於證悟般若的緣故,現在我終於讀懂了──原來《妙雲集》有很多重要法義都說錯了,而且是非常嚴重的錯誤;如果不改正,整個佛教正法將被《妙雲集》的歪理連根拔起而推翻,問題不可謂不嚴重。但是這種佛教的危機,除了 平實導師獨具慧眼、法眼,一眼看出其居心叵測的企圖心之外,似乎佛教界渾然不知,一片佛法興旺的太平景象;可見佛教界對邪魔外道錯誤知見的入侵毫無警覺性,對世尊說後世有人會進入佛門,身穿僧衣吃如來食而破壞佛法的行徑,渾然不覺,實在可怕。
 
  如證法師對佛教的認知也跟時下僧人一般,認為西藏密宗也是佛教,而且認為它超越顯教,所以他去世之前說我跟密宗有緣,以後也要去學密法。於是我也乖乖的聽話去學密宗,當第一位上師死了之後,我就去找第二位學,第二位上師死了就去找第三位;這些漢人的上師死了就去找西藏上師,也是同樣的死了就去再找下一位;於是紅教上師死了,就去找黃教的;黃教上師死了,又去找白教、花教等;當時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奇怪,直到有人問我「到底跟幾位上師學法」的時候,我屈指一算,才知道我拜過的上師死了八位。他們對我說:「你不要再去拜上師了,這些上師都被你拜死了。」我當然不相信有這回事,因為我是誠心來學 阿彌陀佛長壽密法的。
 
  從密宗的所謂顯教法義來看釋印順著作,就知道《妙雲集》的錯誤都是被密宗誤導的;只要佛教有的東西,密宗也都有,但是內容都不一樣;譬如正統佛教有「如來藏」,密宗也有如來藏,但它的如來藏是中脈裡面的明點,不是佛法所說的第八識。佛法講八識,密宗也有八識,密宗講的是「第七意識、第八意識」。佛法有無上瑜伽,密宗也有無上瑜伽,但密宗的無上瑜伽是雙身法,不是正統佛教說的「與無上解脫的佛地功德相應」。佛教有佛,密宗也有佛;佛教之佛是男性,其實就是中性身,因為是馬陰藏相,已經遠離男女之欲貪;但是密宗的佛有佛父、佛母,根本就未離欲界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密宗的「佛」不是佛教之佛,可是有誰敢一語道破?
 
  由於正統佛教的容忍,才會使得密教得寸進尺,想要像天竺時代一樣併吞佛教而後快。若想要佛教不滅亡,就要如古德所說的:「若非破邪,無以顯正。」所以破邪是顯正的最好方法,雙具破邪、顯正則是護持佛教正法最好的方法。有人以為這種方法不夠圓融,須知正邪不能兩立,猶如白天與黑夜不能並存。只要黑夜不說:「我的黑暗叫作白天。」那就無妨各自運行。今天,密宗從裡到外都不是佛教,卻打著「藏傳佛教」的招牌冒充佛教,還凌駕於正統佛教之上;入篡佛教正統以後還打壓正統佛教,想要全面取而代之,重新再來一遍「密教興而佛教亡」的天竺故事,當然應該把真相說清楚、講明白,看看密宗到底是不是佛教?不是佛教而公然宣稱它是佛教,這是欺瞞社會大眾的行為,乃天地所不容。黃金就是黃金,黃銅就是黃銅;有人要買黃金,有人想要黃銅,這個我們都尊重,但就是不可以把黃銅騙人家說:「這就是黃金。」耍詐騙集團技倆的人,以為有眾多人把黃銅稱為黃金,則黃金就會被貶作是黃銅。末學拙筆為文,不求風流雅緻飄逸,直言而不修飾,純依自己的性情秉筆直宣,只是要人認清黃銅絕對不是黃金,如此而已,是為序。
 
  佛弟子 游宗明 謹序
  公元二○一二年十月五日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